当前位置:四季青酒店国学晏几道的一首《六幺令·绿阴春尽》,流露出对社会下层歌女的同情与关切
晏几道的一首《六幺令·绿阴春尽》,流露出对社会下层歌女的同情与关切
2022-09-11

晏几道,字叔原,号小山,北宋著名词人,晏殊的第七个儿子,二人合称“二宴”。晏几道善于写情爱生活,是婉约派代表诗人。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就和各位读者一起来了解,给大家一个参考。

晏几道一生仕途不顺,缘其个性耿直,不肯依附权贵,历任颍昌府许田镇监、乾宁军通判、开封府判官等。

晏几道自幼聪颖过人,继承了父亲晏殊优良的文学细胞。每天的生活就是跌宕歌词,纵横诗酒,乐享奢华。不幸的是,晏殊去世后,时年17岁的晏几道,春风得意的生活也就结束了,家境每况愈下。

可能这也造就了晏几道日后的词风,多追怀往昔欢娱之作,缠绵悱恻又伤感无奈。他尤擅小令,词风似父而造诣过之,其小令词在北宋中期发展到一个高峰,晏几道与其父晏殊齐名,世称“二晏”。

下面,我们来欣赏晏几道一首小令词,从中也许可以得知其词风如何:

《六幺令·绿阴春尽》

绿阴春尽,飞絮绕香阁。晚来翠眉宫样,巧把远山学。一寸狂心未说,已向横波觉。画帘遮匝,新翻曲妙,暗许闲人带偷掐。

前度书多隐语,意浅愁难答。昨夜诗有回文,韵险还慵押。都待笙歌散了,记取来时霎。不消红蜡,闲云归后,月在庭花旧栏角。

六幺令,原本是唐教坊曲名,后来用作词调。以柳永《六幺令·澹烟残照》为代表,此调以此词为正体。

宋代王灼在《碧鸡漫志》记载:“此曲拍无过六字者,故曰六幺。”《燕乐考原》认为:“幺”指细小而繁急之声调,此曲共用六种幺调。又名《乐世》、《绿腰》、《录要》。

这首词极为细腻婉转地描写了一个歌女复杂的情感。通过描写歌女与情人的约会,展现女主人公的内心活动,从而传达出词人对歌女向往真正爱情而不可得的深切同情。

上片描写歌女晚上精心梳妆打扮,细心画眉,翻曲传情。据《赵飞燕外传》载,赵飞燕妹妹赵合德,为薄眉,号远山黛,“女为悦己者容”,所以,歌女学画远山眉,除了职业的需要,也是为了给心上人看。

“狂心”是难以抑制的热切之心。“已向横波觉”中“向”字、“觉”字,其中隐隐有一个人在,就是当晚她所要密约的人。这人已在席间,她一瞥见,就向他眼波传情,而被这个人察觉了,彼此心照不宣。

下片进一步写出她的心理活动。懒得回信,虽然在心意上不言明,但希望可以在宴会结束后到花园幽会,花前月下,诉诸衷肠。

晏几道通过刻画歌女复杂矛盾的心情,对歌女的生活进行了深入开掘和细致表现,展现了她们复杂而痛苦的内心世界,字里行间流露出对社会下层歌女的同情与关切,从而产生出强烈的艺术魅力。

晏几道的词揉合了晏殊词的典雅富贵与柳永词的旖旎流俗,情词的重心向情深处转,不纠缠于艳事本身,着重于男女情爱中心灵的感应与共鸣。努力挖掘和表现的是心灵中的情绪,是更深、更细、更微妙的情的底蕴。

近代词人夏敬观(1875年-1953年)在《吷庵词评》中评价道:“晏氏父子,嗣响南唐二主,才力相敌,盖不特词胜,尤有过人之情。叔原以贵人暮子,落拓一生,华屋山邱,身亲经历,哀丝豪竹,寓其微痛纤悲,宜其造诣又过于父。”